加拿大与墨西哥:特朗普正在寻求机会在NAFTA谈判上各个击破

时间:2017/8/9 11:07:26         来源:Mexico News Daily


摘要:目前加拿大与墨西哥两国都在努力掌握这位在即将到来的谈判中最不可预知的元素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期间就已经对邻国多有政策指向:包括一堵价值十亿美元的边境墙,一项对移民进入的管制措施,和一笔高昂的关税政策;而贸易战争则是特朗普用来对付加拿大的手段——而不是墨西哥。

  首先到来的贸易问题是一笔针对加拿大进口的软木材高达20%的关税征收,而仅仅一个月以后,特朗普团队又对其增收了7%的关税。

  特朗普在上任后对美国北境的加拿大发起了一系列贸易领域的攻击,“加拿大对我们的农牧业做出的一系列冲击简直是令人感到羞辱的,”特朗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我们不能放任加拿大在一些领域就这样超过我们,放任他们现在对我们的农牧场主和工人们 所做的事情……包括伐木,林业和能源领域,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和加拿大做到谈判桌上,一起就这个问题进行谈判。”

  而就在几个月前,特朗普曾经评论美加关系是“非常优异的”,所以这则关于贸易和两国经济领域的尖锐言论令很多人感到非常震惊。

  “特朗普避开了中国和墨西哥,而把加拿大当成是今日特供的代罪羔羊,”加拿大通讯社如是报道说,而政客新闻网也发表了自己关于为何特朗普总统没有先拿墨西哥开刀的看法:“加拿大是一个相对而言更加容易的下手目标,加拿大手里并没有多少可以反击的筹码。”

  其他一些人则把这项举措看成是迟来的进攻。墨西哥一家自主科技研发机构的教授费德里科•埃斯特维斯说道,“过去美国所有关于贸易问题的怒火都撒在了南边的墨西哥身上,这使得加拿大能够轻易逃过了美国的攻击和制裁。”

  埃斯特维斯对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的新谈判的到来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说明为何美国会出现这种谈判重心的转移,“我认为特朗普明白一些很基本的道理,除非美国能够将加拿大与墨西哥分化开来,使得加拿大同样也在贸易中占不到便宜,否则美国没有办法扭转目前NAFTA中美国的不利局势,或者使NAFTA重新发挥它应该有的效用。”他说道,“如果因为这些举措你就想和美国打一场贸易战——那这正是特朗普所期待并且努力想实现的,这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面对即将到来的八月十六号的这场谈判,所有在上个月发生的关于这场谈判产生的互动,无论是幽默的揶揄也好,还是攻击也罢,都重新被人们翻出来拿到显微镜下看了又看。目前几个国家对贸易赤字问题和贸易保护政策问题都都有埋怨,在这样的背景下,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官员们都在试图制定谈判策略,来掌握住这位即将成为整场谈判中最不稳定因素的美国总统。

  两个国家在美国都有相当大分量的出口额,目前的形式兼职危如累卵。加拿大几乎有四分之三的出口额出口到美国,每天有将近40万人穿梭在美加边境上,而墨西哥则有高达80%的出口额最终抵达了美国市场。

  加拿大国际事务研究所的柯林•罗伯逊说道,目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官员们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的工作,特鲁多的核心集团已经和特朗普的办公人员建立了紧密的联系,而加拿大政府和众议院的议员们,以及商人们也在不停地游说美国来加强美加之间的贸易联系,不停地游说美国加强两国关系的好处和利益。

  “自从一月份以来,加拿大的高级官员出访美国已经加起来有170次之多了,这些官员不仅出访华盛顿的美国政府各个部门,而且也特意去拜会特朗普,而且出访的官员不仅仅是各个相关的部长,还包括立法机关的官员,首相和各省的官员。”

  罗伯逊解释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应对特朗普所谓的“情境性政治”,他会根据自己见到的不同的人而决定自己的政治立场,罗伯逊举例到,比如他之前曾经猛烈抨击加拿大的乳业,就是在给一位威斯康星的读者写信时提到的。

  在墨西哥,同特朗普团队打交道的重任则落在了路易斯•韦德加略的身上,这位外交部长曾经在国际金融领域非常有经验,并且和特朗普的女婿贾德•库斯纳的业务多有重叠,两人也有交情。

  尽管在与美国的最初接触过程中挫折不断——特朗普在上任后签署了行政命令来建设美墨边境墙,并且在推特上发推声称墨西哥应当为这堵墙买单,韦德加略为此特地跑到华盛顿和库斯纳见面谈判——但是这位外交部长和他的小团队还是在面对特朗普的威胁时从容应对赢得了一些掌声,在他的努力下墨西哥比索有所回升,而之前墨西哥比索曾经在特朗普的打压下经历了暴跌。

  分析者称,到目前为止,墨西哥应对特朗普的谈判策略是尽可能保全NAFTA中的贸易条款,比如投资者保护条款。

  上个月晚些时候,墨西哥政府关闭了在线咨询业务,这导致了一系列批评,声称政府更加关注大企业精英们的利益,而忽视了被围困的小企业主们的利益。

  经济学研究与教学中心的卡洛斯•雷迪亚说,“我还没有读到墨西哥政府发出的关于国家利益方面的任何发声。政府没有任何公开的言论征集体系,那个在线的网络咨询平台就是个笑话,而也没有任何政府官员们表示‘我们将会代表全体墨西哥的国家利益,而不是少数商人和政治家阶层的利益’。”

  墨西哥刚刚在上个周公布了他们在即将到来的NAFTA谈判中希望达成的目的,墨西哥同加拿大一起,反对美国的关于被称为第19条的解决争端的机制,墨西哥也将推动反腐败议案和关于中小企业及互联网企业的相关规定,本次谈判中能源问题也将出现在谈判桌上,墨西哥将会进行相关领域的改革,开放墨西哥的石油产业。

  而涉及到墨西哥和加拿大一直对之嗤之以鼻的美国移民和环境政策问题时,相关的谈判很可能让谈判局势变得复杂起来,这将取决于美国的两个邻居如何对此作出回应。

  考虑到特鲁多在加拿大国内的支持率还不错,很多加拿大民众对他面对美国谈判时的为难和艰难表示理解,但墨西哥的恩里克•佩纳•涅托就不同了,佩纳总统在国内的支持率还没有特朗普高,他在面对这种被动局面下,不愿意和美国硬碰硬进行谈判将成为他的一大弱点。

  “墨西哥对特朗普的政策中最大的问题是墨西哥政府一次次把所有的外交重心都放在了特朗普一个人的身上,”卡洛斯•布拉沃•雷希多尔说道,“这导致了美墨外交的脆弱性,最重要的是这使得墨西哥没有办法对特朗普强加给墨西哥的很多不当的举措发出合理的声音和反对。”

  而位于华盛顿威尔逊中心的加拿大研究所的负责人劳拉•道森则说道,尽管同特鲁多有很多的不同,特朗普还是对其展现出了一种非常热情与友好的态度。

  她说道:“读特朗普总统的推特时我觉得很有趣,当他谈论到这两位邻国的总统时,他总是叫他们贾斯汀和墨西哥的总统,我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特鲁多的姓,或者他根本不知道佩纳•涅托的全名叫什么,他就只是一直在叫他们贾斯汀和墨西哥总统。”

  道森在点评墨西哥和加拿大两国对三边贸易谈判的重要性不停的重申时说道,目前我们可以看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现在是处在同一个战壕里了。“曾经有一些评论认为加拿大完全可以撇开墨西哥自己同美国抗衡,至少加拿大不像墨西哥一样那样被美国针对,但现在这种声音和评论都少了很多。”

  道森还说道,而与此同时,特朗普则试图和两个邻居都打好关系,他展现出了希望有所改变的态度。

  “特朗普非常希望能够一直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他希望获得人们的肯定与支持,所以如果加拿大和墨西哥有足够的谈判技巧,原因你给这位总统一些他可以炫耀的资本,比如谈判协议的达成,一些劳工和工业领域的让步,那么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样可以在NAFTA的重新谈判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翻译整理:陈昭希